红茶绅士

世上已无你

Initially did not know,and ultimately do not recognize.
最初不相识,最终不相认。

"你是谁?"

面前的小孩睁着一双空灵澄澈的眼睛,看着自己面前的人。

本来已经准备好的虚伪的称谓,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被亚瑟遗忘的一干二净。他甚至没有说出自己是什么身份,只是说出了他的名字。

"我叫亚瑟。"

"你好啊亚蒂,我是......"小孩说到一半突然顿住,"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。"

竟然还有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的人,真是罕见。亚瑟饶有兴趣的打量了那个孩子一番:"既然这样,那我就帮你取一个名字吧。"

那个小孩的眼中溢出了满满的欣喜:"真的吗?谢谢你啊亚蒂。"

沉思中的亚瑟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对自己的称呼。只是略加思索,便说出了一个名字:"阿尔弗雷德怎么样?"

"嗯,很不错的名字啊!"得到了新名字的小孩笑着拍手,"亚蒂果然很厉害呢!"

还是不要告诉他自己只是随口说出的好了。亚瑟心中想:"你开心就好啦!

"对了亚蒂,刚刚就想问你了,你住的地方离我家远不远啊?"阿尔弗雷德问道。

"我的家在英/国啊,离这里挺远的,中间隔着大西洋呢。"亚瑟回答。

阿尔弗雷德眼中的光明显黯淡了下去:"这样啊......那你能不能经常来陪我玩呢?"

亚瑟刚想拒绝,突然想起了和自己对话的阿尔弗雷德还只是个小孩子,直接这么生硬的拒绝显得太过无情了。

"我有时间就来陪你玩好不好?"

"太棒了,终于有人可以陪我玩了!"明明只是一句客套话,却令阿尔弗雷德如此开心。看到对方又有了活力,亚瑟心中也由衷的高兴。

"来来亚蒂,我带你去我家看看吧。"阿尔弗雷德不由分说的拉起亚瑟的手,两人一起向着北/美草原的边缘走去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亚瑟从沙发上坐起来,盖在脸上的书滑落在地。

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时针已指向十二。

窗外的天空阴沉如墨,月亮被湮没在云中,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。

亚瑟看了看桌上只有一杯红茶,便拿起杯子一饮而尽。

真是......冷透了。如同这日子一般。

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。

微风透过窗棂,墙上的日历被风卷到了下一页,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"1776年7月5日"。

原来,世无美/国。

达拉崩巴(APH金三角版)

很久很久以前,

变/态突然出现。

带来马/赛/克带走亚瑟又消失不见。

联合十分危险,

世间谁最勇敢?

一位英雄赶来,

大声喊,

我要带上最好水管,(由伊万倾情提供水管)

翻过最高的山。(由本田菊倾情提供的富/士/山)

填平最深大西洋,

把亚瑟带回到面前。

王耀肥肠高兴,

忙问他的姓名。

英雄想了又想,

他说债主我叫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再说一次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是不是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对对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Ky 大/美/利/坚,

骑上最快飞船,

带着大家的希望从联/合/国出发。

战胜恶友来袭,

获得肥啾番茄,

无数汉堡见证,

他慢慢变胖。

美丽的大/西/洋,

打败所有海防。

一路海浪伴随,

指引前路的圣月光。

闯入凯/旋/门中,

亚瑟和可怕变/态。

英雄拔出水管,

变/态说我是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再说一次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是不是,

腐烂鸡地锅浮浪西施薄弱福娃?

不对是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于是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砸向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然后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裸/奔向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最后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他战胜了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救出了,

公主(嗯?)大/不/列/颠联合王国的亚瑟,

回到了,

一堆流/氓变/态腹/黑聚集的联合。

王耀听说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他打败了,

法/兰/西/帝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。

就把,

公主(嗯?)大/不/列/颠联合王国的亚瑟,

嫁给,

大/美/利/坚阿尔弗雷德埃弗(F)琼斯(穷死)。

啦啦,

大/美/利/坚,大/不/列/颠,

幸福的像个童话,

他们生下一个孩子,

也在天天渐渐长大。

为了避免以后麻烦,

孩子称作王菊/花。(本田菊:在下真的会考虑砍死你的)

他的全名非常难念,

我不想再说一遍。









忆·十年

拾年再忆诺言,

长白落雪浅,

掩住时间。

铜门前的擦肩,

错过的依恋,

回首再见。

岁月如影翩跹,

似是故人归,

魂萦梦牵。

只愿闻你轻叹,

时光仍未老,

一如从前。

当一切都不如所愿的时候

当我小时候把他杯子里的啤酒倒掉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打我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我为了照顾费里西安诺而忽视他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生气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我推翻了那堵墙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走过来拥抱我,

但是……他没有。------by东西兄弟





当我小时候嫌弃他做的饭难吃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吵我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我为了独立而对他举枪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向我开枪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我成长为超级大国后,

我以为他会重振他日不落的雄风,

但是……他没有。--------by味音痴





当我把他的屋子搞得一团糟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生气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我打电话向他求助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不耐烦,

但是他没有。

当他领导着法/西/斯的队伍奔赴苏/联的时候,

我以为他会凯旋而归,

但是……他没有。----------by花夫妇





当我邀请他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, 我以为他会拒绝, 但是他没有。 当我打定主意领导其他欧/洲国家与他进行冷战的时候, 我以为他会震怒, 但是他没有。 当我手捧加/州的向日葵出现在他的葬礼上的时候, 我以为他会醒来继续与我争吵, 但是……他没有。----------by冷战组

美/国给英/国的十封情书

第一封

自你而来的北大西洋暖流温暖了我整个冬天。


第二封

还记得初遇的那一瞬,
你笑了,
而我醉了。


第三封

你说你很讨厌伦/敦阴雨连绵的天气,
那么,
你需不需要来自纽/约的阳光呢?


第四封

当你我视线交汇的那一瞬间,
世界就变成了沧海桑田。


第五封

抱歉,
那场战争,
让你失去了你最亲爱的弟弟。
恭喜,
那场阴雨,
让你得到了你最帅气(?)的恋人。


第六封

我爱的人名字叫亚瑟·柯克兰,
而不是大/英/帝/国。


第七封

我会一直爱你,
以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的名义。


第八封

你的过去没有我的参与,
你的未来是属于我的。
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!


第九封

当你对弗朗西斯说我背负着星/条/旗不会再归来时,
你有没有注意到,
你的身后,
有一个影子一直伴你左右。
我没有离去,
只是换作了在暗中守护你。


第十封

你不知道,
你的眼睛有多么美丽。
我不希望再次因为我,
而让祖母绿失去它璀璨的光芒。


第十一封

送给你的第十一封情书,
这不过是一句话的十一个字母。
亚瑟,
I am your hero.